2017的尾巴

十二月,是连日阴雨织成的终章。是烟雾缭绕的旦时,活跃在玻璃窗间的涂鸦。是水花蜿蜒,单车飞驰,雨后沐浴的马樱丹,胖乎乎湿漉漉。薄纱间安睡的月亮是有温度的月亮,溪水面上的凌波是温柔的微波。是肥胖的狸花猫抖动的胡须,粘着甜香的褐色包装锡纸,留有余温的手心。是我站在这一段岁月的最末端仰头望去,诧然梦醒,忽尔今冬。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