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轶事

车站轶事

"小火鸡,要不要住宿呀" “不了不了,我火车还有30分钟就走了。” 大妈靠近更靠近了我一点,小声说道“要不要找个美女爽一下?” 我横着眉毛仔细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穿着打扮还很年轻,还是在学校的一番打扮,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反射的脸,还很“稚嫩”,带着一丝疑惑问了大妈一声“我看起来很老吗?” 这只是出门的一件事,车站来来往往的人,形色不一,大家有的匆忙有的淡然。可如果说谁最淡然呢,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车站售票处的工作人员,不管后面排了多长的队伍,不管前面的人有多着急,他只是眨巴着他的眼睛,抖着腿,隔着玻璃窗一副“有种你来打我啊”的表情看着这些焦急的人们。 在火车从合肥前往宣城的路上,对面的两个中年妇女是真的很厉害,从早上6点一直到我下车9点多,这三个多小时中,她们的嘴巴根据旁座的大哥说:没有一刻停歇过,哪怕1分钟。 我点头深表赞同,因为她们一直在吃东西或者讲话,一直讲到了我下车。 大家都说人们很冷漠,有时候在车站的时候真的很冷漠,但是这种冷漠真的不是说大家都很想冷漠,而是太多人消费了爱心。 “小伙子,我坐车去上海还差点钱,你能不能转78给我一下?” 我在匆忙赶路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拽住了我,然后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她委屈的眼神一直看着我,嘴里说着真是不好意思,等姐姐明天双倍打给你。 我嘴里说着不用,拿着手机准备加她微信的时候,她却很熟练的打开了图库的收款二维码。在一丝诧异下我还是选择了相信她,可当我转账成功的时候,她却说,“小伙子,姐姐不是要饭的,我说的是178。”我拽着箱子走了,我的耳朵肯定没有聋到没有听清178跟78的差别。 其实当时心里很简单的想着“我不想以后哪天我自己,或者我兄弟,真的手机跟钱包都丢了的情况下,能够有人帮一把。…

流水账(贰)

流水账(贰)

最近的迷惘,好像与日增多,要担心工作,要担心毕业论文,唯一可以不用操心的便是之前的总是困扰我的感情,朋友还曾问过我,怎么去摆脱对感情的依赖,怎么怎么缺乏安全感。我有点不知所措,第一反应的确是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去说:其实你看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一个人虽然也很孤单,但是这种孤单可以用很多事情去填满。 其实忘记也未尝不可。 戒了一个星期的烟,因为跟ICU老师一起修改论文,熬了几个晚上又重新吸了起来。我想我大概不是戒不掉,好啊吧,我戒不掉。 近期在网络上很少折腾了,没有了当初“只要给我一台电脑,世界都与我无关”的心情跟动力了,为此基佬还嘲笑了我好久。抽烟真的很消耗动力,这当然只是一点。开始有点焦虑,在心理医学科的时候给自己做了几套问卷,提示我有轻度抑郁,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就业压力挺大的,未来的方向还不知道在哪里。 最近睡眠不是很充足,就像之前所说的一样,因为跟ICU老师一起修改他的博士论文,当然了,我最多的作用是做一个陪伴的人,另外也尽快的熟悉这些东西,按照我老师的原话是这么讲“帮我搞定了这个,还愁什么硕士论文”,NMD我都连考不考研还在观望,考研太难了,而且我也不太想从事医疗行业,太不符合我的性格了。 帮助别人的成就感当然有,但是医院这个地方,就不说患者了,哪怕是医生的素质都是千奇百怪,学历高却不代表一个人内心的世界也很干净。 最近好多人也感慨当初往日那个少年模样,引用《夏目友人帐》的一句话。 曾几何时下雪之日 最爱那个温柔的少年。 你的浏览器版本太低,不支持audio标签 最近还发现了一款有趣的typecho主题,真的蛮有趣。名字叫相爱100件事。看了100件事情,很美好,很感动,但是没有人,目前的状态也不适合。 很久没有联系过的朋友最近找我聊了一次天。…

安乐死与临终关怀

安乐死与临终关怀

台湾名嘴最近于瑞士进行了安乐死这条消息刷遍了我的Twitter圈,于是安乐死这种东西,在我的脑海里开始了一次假设与循环,如果换做是我自己,是否会选择安乐死?亦或者选择临终关怀? 首先要跟大家先搞清楚这两个概念的不同。 何为安乐死?:安乐死(Euthanasia)指对无法救治的病人停止治疗或使用药物,让病人无痛苦地死去。 “安乐死”一词源于希腊文,意思是"幸福"地死亡。它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安乐的无痛苦死亡;二是无痛致死术。 何为临终关怀?:英文:hospice care)并非是一种治愈疗法,而是一种专注于在患者在将要逝世前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内,减轻其疾病的症状、延缓疾病发展的医疗护理。 假设的环境是,你50岁,你膝下的子女安康,不需要你多操心。你会怎么选择? 安乐死是一种非自然死亡,相对较于临终关怀而已,在宗教的意义上,非自然死亡的“自杀”是不会得到上帝的宽恕的,此刻假设没有宗教信仰的这层薄纱,你的选择又将会如何? 我的答案往后更新 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

别懂大

别懂大

还是慢慢的敲下了这段文字,在这渐渐远去的时光里,需要成长太多,也需要明白理解太多,但是相反的,理解亦或者明白的,都大多数是别人或者别的事情,但是却很少有人真正的理解和明白你内心的答案。这个时代的我们,或者说这个年龄段的我们,缺乏的不是一种归属感,而是一种认同感。别懂大,可能更多的意义上说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不要懂大人,不要懂太多,这样不会想太多,抱着单纯的一些想法也好,至少在碰到别人的时候我可以省下思考的头脑还要问自己这件事需不需要做。 我不是很会处理人际关系,这也是为什么我朋友不多的原因,好像与我同龄的人问起来也是这样回答:我的朋友不多,但是真心的也还有一两个。可我却觉得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不太主动社交,所以大家天各一方的时候还能偶尔在QQ或者微信上聊上一点东西,我在天各一方的时候,只能跟自己聊一些从前,现在,以后。我有时候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不可思议后又对这些表示理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既然精力有限,大家就不要再在耗费时间的问题上过多的纠结,于是果断的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这种东西哪怕是在社交上也可以如此体现,哪怕是我也是如此而已。我说如此而已,其实我也不过是这样的人,只是还是觉得偶尔遗憾,如此而已。跟我之前聊天很嗨的W,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没有所谓的聊天过程后,再次联系的时候仿佛变了一个模样,但是这种变化还是我能够理解的情况中,而且讲道理,我也不在乎。 跟我之前聊天很嗨的C,经历过3天时间的没有聊天过程后,再次联系的时候仿佛变了一个模样,但是这种变化却不是我能够理解的情况中。在我看来她应该是一个开朗的人,开朗的沙雕网友,但是仿佛一瞬间的变化让我没有办法从之前的印象中转变回来。在详细问过有没有发生一些什么事情的时候,怎么了的无味话题后,也没有得出答案,只说是:没什么,长大了一岁了。我突然觉得长大好索然无味,我也突然觉得人真的索然无味,你看啊,我们在这世上,有要喜欢的,有要讨厌的,有要发怒的,有要哀愁的,…

回家难

回家难

据可靠消息,放假的时间只有3天,会在腊月27放假,也就是说,会在过年前一小会赶到车站,而实习的医院又离我家相差甚远,如果当初知道要转车来这个鸟地方花费这么长时间转这么多次车,肯定是打死都不来。…

你好似水流年

你好似水流年

故事尽头 总有告别的时候 千言万语上心头 却又怎么开口 还记得 你说世界美好事情真的特别多 只是很容易擦肩而过 无论是星星的闪烁 快乐的生活 都要主动伸出双手去掌握 勇敢的去表达过至少视野更开阔 理直气壮很大声的说 无论是一刻的软弱 还是懦弱 都可以去挣脱 只不过回到现实一切都变得冷漠…

再见过往

再见过往

你终将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听到的答案不多,可有一条却重复的太多。 “我成了自己所讨厌的人。” 我在旅途中丢了太多东西,就连当初信誓旦旦的本心也一一抛弃。我们处在这尴尬的年龄,欠缺爱情的圆满,欠缺人生的精彩,欠缺眼界的开阔,欠缺未来的目光。在这尔虞我诈的社会,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实,仿佛都添了一层膜。 传染科的赵主任跟我说。人往往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会依本能去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条路。我微微皱起眉头,哪怕知道这是真相却也选择不相信。如果选择太过矛盾,我会什么都不要。 “太极端,太逃避,太年轻。” 没错啊,你看我,这些岁月里,棱角尚未磨平可却有了逃避的心。 看着影子拖长,脑海里想起靳松的《独自旅行》 我们相隔遥远的城市,淹没在繁忙的人群,你是否也和我一样,感到孤单。 我听过太多的故事,然后在转身的时候选择了遗忘,我经历了不多却也不少的爱情,然后在转身的时候选择了遗忘。世界给我的精彩跟遗憾,等我尝遍酸甜苦辣咸后,再将自己熬成汤,泛起的白色泡沫,蒸腾的雾气。 我是你过往的旅人,谈及路人甲乙丙丁戊,却道不出春夏秋冬。 我不知山川河流可平喜乐,只道延绵青山踏平常心…

再次离开的安庆

再次离开的安庆

我还是没有在最后见她一面,而安庆这座城市,也给予了我特别的关怀。 冷空气的接踵而至,随之而来的斜风细雨。总算在离开她的时候挂上太阳伴随着清冷的空气送赠我离别。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讲究缘分的人,既然如此缘分差不多已经到这里了。有人问为什么要靠缘分去决断这种事情,我想,大概很多人都是按照这种方法去做的吧。至少能在心里给自己一点安慰,我们有缘无份了。 这几条不大不小的街道,充满的都是往日的回忆。原谅我的矫情可笑,可那天晚上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眼里还是雾气翻腾。 我有时候在想,还是把回忆交给时间去磨灭吧,可我知道,当我将这些交给时间的时候,我的心是空荡荡的一口枯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