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肆)

流水账(肆)

算起来已经有近一个月闲赋在家里了,我陷入了当初朋友们所描述过的那段黑暗时光。一度的怀疑自己真的有没有能力去做这件事情,一度的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一度的否认自己能否真的成功。 也有想过重新回去自己所学习的专业,但是会觉得很遗憾,遗憾往后的时光里,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只能在医院里忙碌到死,忙碌到不能被理解,忙碌到以后连教育孩子的机会都很少,忙碌到不能照顾自己的家庭。 两家医院打电话通知我去面试,但是当我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却通知我面试延后了,经过3次电话询问无故后,还是选择就此作罢。大家只会一拖再拖,却不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我想,这也是自己进去社会的第一步,吃的第一个亏吧。 2019-05-06 收拾行李来到了杭州江干区,这座城市看起来格外的陌生,但是也算是中国比较大的城市之一了,经济的发展或者其他种种,我都无法代入。 有时候也会思考,我这种人,需要归属感吗?…

抢救

抢救

说到抢救,在临床上并不少见,可遗憾的是,真的比较少在外科中看到突发呼吸道阻塞的老年人需要抢救。这种小概率的事情不是没有,但是在我们医院应该少的很多,就包括其中值夜班的护士就说,工作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抢救病人。而这种操作与流程,熟悉人肯定知道她经历过几次。 我经历过几次抢救呢? 大概不多,只有十几次。这些场次都是在医院里进行的,然而我的老师却告诉我,如果我没在定科或者没有在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后,在外面碰到意外情况,除非旁边真的只有你一个人了,你再去急救,如果不是你一个人了,就不要轻举妄动。 我很惊讶,我惊讶于为什么我学到的知识不可以用在抢救患者身上,看着我疑惑的眼神,他继续跟我说。 救人是好事,能救起来肯定是好事,但是万一患者没有被急救起来,或者哪怕救起来后,你猜会怎么着。 其实不用我猜会怎么着,之前有个耳鼻喉科的医生在高铁上抢救病人的时候,就被要求全程视频录像以及手写证明自己是某某某医院的某某某科的某某某医生,其原因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带执业医师证(这种证件会不会带呢? 就像你们的学生证一样,出去的时候有多少人会随身带着学生证呢?就像你们的幼师证一样,教师资格证一样,谁会没事带在身上)。我想,哪怕带了也会遭到这样的情况吧。 明明是尽自己的能力去救治人,却因为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人人都想推卸责任。 所以什么最诛心,是人言最诛心,是人心最诛心。这个时代,甚至都已经没有人与人最基础的信任,甚至都没有最基础的恩爱情仇,大家好像都只想着独善其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吃人血馒头的事情,中国人还做的少吗? 他们真的吃人血馒头,他们之中也包括着我们。但是在人数基础众多的中国,明明人数这么多,但是每个人都活得是zhenFu的奴隶。成都7中最后是以什么结尾的呢?是以几个家长故意造假宣告谣言结尾的,在没有找到替死鬼之前,所有的监控都是坏的,在找到替死鬼之后,监控就好了。 那些家长是怎么解决的呢? 那些家长啊,是跪在了”…

我们大多数

我们大多数

光也是那个光,灯还是那个灯,只是温度好像有了点变化,只是不再是暖色的黄灯,也很少再有当初那一片小天地,不会有鸡鸣起舞的早晨,不会有夏蝉夜响的夜晚,不会有欲盈的银河,也不会有睡前故事…

安乐死与临终关怀

安乐死与临终关怀

台湾名嘴最近于瑞士进行了安乐死这条消息刷遍了我的Twitter圈,于是安乐死这种东西,在我的脑海里开始了一次假设与循环,如果换做是我自己,是否会选择安乐死?亦或者选择临终关怀? 首先要跟大家先搞清楚这两个概念的不同。 何为安乐死?:安乐死(Euthanasia)指对无法救治的病人停止治疗或使用药物,让病人无痛苦地死去。 “安乐死”一词源于希腊文,意思是"幸福"地死亡。它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安乐的无痛苦死亡;二是无痛致死术。 何为临终关怀?:英文:hospice care)并非是一种治愈疗法,而是一种专注于在患者在将要逝世前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内,减轻其疾病的症状、延缓疾病发展的医疗护理。 假设的环境是,你50岁,你膝下的子女安康,不需要你多操心。你会怎么选择? 安乐死是一种非自然死亡,相对较于临终关怀而已,在宗教的意义上,非自然死亡的“自杀”是不会得到上帝的宽恕的,此刻假设没有宗教信仰的这层薄纱,你的选择又将会如何? 我的答案往后更新 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

我离孤独几万里

我离孤独几万里

标题取自slouler璇发给我的图片:我离孤单几万里。 因为自己习惯拼音押韵的原因,我觉得孤独这个词汇更容易念出口,就把之前玩过的软件soul上所发过的瞬间记录了下来。 以下是原句 我看到好多瞬间说,害怕孤独。可我想说的是,不要怕孤独,你看,一个人真的没什么不好,你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如果你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兴趣爱好,那还能有时间去培养一个兴趣爱好。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幻想遇到一个甜甜的恋爱的到来,为什么在它到来之前你幻想的这些日子里不把自己变得更优秀?我一个人没什么,我觉得很OK,我可以有很多暧昧对象,可以做中央空调(打比方,我自己社交不广不喜欢)我可以在工作累了犒劳一下自己,晚上出去看一部电影吃一顿饱餐。我可以在休息日敲敲代码看看书,如果你有艺术细胞也可以画画,弹吉他,拉小提琴。如果你觉得这些都不行,费更多时间费更多钱,那写字练字写文章也很好啊。运动也很OK啊,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我以前会觉得很害怕孤独,我受不了自己一个人安静的时间,我那可怜的安全感需要有人来陪伴。大家都不喜欢做一个丧的人,我们也有需要情绪宣泄的时候,每个人宣泄的方式不同,常见的有烟酒做伴,不常见的有SM,强制为欢。我从不在朋友面前宣泄过多丧的情绪,我觉得每个人在照顾自己情绪的同时,也要照顾照顾朋友的情绪。彼此互相倾诉当然也不错。等你成年后才会觉得真心朋友真的太少,作为独特不可替换的人不多。我觉得这个时代更多的人缺乏的不是归属感,而是认同感。感谢soul这个软件,陌生的交友很虚幻,但某时刻也很真诚。它时披羊皮,卸下伪装。它时颂年华,撒下彩虹。 以上只是屁话 copy that over.…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 这是林清玄逝世前一天发的一条微博。今天是23日,林清玄逝世了。 我跟朋友说,你认识林清玄吗? 很多人都说林清玄是谁? 林清玄是谁啊,林清玄是一个散文家,他的散文曾在你每天读的课本上出现。 而我是在读过他的书的一个凡眼肉胎的俗人。 我在图书馆的时候看到了那本《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这么清新文艺的书名,以至于我拿到手里的时候还以为是哪个网络作家写的清流小说,随意的翻弄了几下,却突然恍了神。…

胖姑娘的逆袭

胖姑娘的逆袭

以下由网友投稿,因为篇幅略短,语句有点不通顺,所以加入了自己的文字修饰,也经过了原投稿者的允许。 我认识的姑娘里面,有几个胖姑娘,然而胖姑娘现在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时候的胖姑娘了,我说的不仅仅是时间的改变,还有更多的好像与从前不再有所牵连。以至于当你再次碰到她的时候,会感慨到,时间真是伟力,这把时光刻刀,慢慢的把每个人雕琢成精致的模样。等若干年再次提起刻刀时,便是胡乱的刮痕满脸的皱纹。 姑娘A已经22岁了,看着她朋友圈里的生活,感觉很有意思,每天晚上熬着夜,泡着吧,画着网红妆,涂着辣椒红唇,拿着手机对着镜子拍着潮流抖音。看着这些,仿佛迪吧的声音又在耳边穿透过来。想起认识胖姑娘A的那年,她还穿着厚厚的棉服,越发有点显得肥胖的身材更突出。手插在兜里,跟我聊天时还略带点羞涩,说到一些好玩的时候,还会不好意思的笑笑,腼腆,又像一个害怕的小松鼠。 我是在高中时代认识的A,印象里的她大概就像之前描述的那样,而后的几年里便渐渐失去了联系。也如再次遇见那样,彼此之间仿佛变换了天地,我不再是当初的阳光青年,胡子拉扎,杂乱的短发,还有常年围绕的烟酒味,会跟朋友比尿的远,痰吐的远,俗不可耐。她也不再是当初羞涩的胖姑娘A,泡吧蹦迪,秀身材秀生活。我觉得太好了,至少要比我的生活好的太多。可能也有很多人觉得异样的眼光,因为不同寻常接触的女孩,认认真真的生活,但是为了开心,这些又有什么不妥呢。 认识姑娘B,是因为她跟我是同班同学,在高中时代的同班同学,坐在最后排眯着眼睛努力看黑板,睡起午觉还会打点小呼噜的女同学。因为身材的肥胖,姑娘B在高中的时候身边朋友并不是很多,只有仅仅的几个,能成为她不多朋友之中的一个仅仅是我很平等的对待她。在跟她交流的时候不会怕戳到伤口,没有惊讶或者嘲讽。可一年后我们便没有多少联系,…

动如参与商

动如参与商

杜甫有一首诗,名叫《赠卫八处士》,诗的背景是:作于诗人被贬华州司功参军之后。诗写偶遇少年知交的情景,抒写了人生聚散不定,故友相见格外亲。然而暂聚忽别,却又觉得世事渺茫,无限感慨。开头四句,写久别重逢,从离别说到聚首,亦悲亦喜,悲喜交集;第五至八句,从生离说到死别,透露了干戈乱离、人命危浅的现实;从“焉知”到“意长”十四句,写与卫八处士的重逢聚首以及主人及其家人的热情款待,表达诗人对生活美和人情美的珍视;最后两句写重会又别之伤悲,低徊婉转,耐人寻味。全诗平易真切,层次井然。  当然这些话是引用的百度百科。我想说的不是它的背景与其他种种,而是一句: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人生别离不能常相见,经常像西方的参星和东方的商星一样此出彼没。 参星与商星,一个升起时,另一个便会徐徐落下,却不能够在一起彼此凝望。我没有在意其他连接在一起的诗句,而只单独的想起了这一句,是因为人生的处境大概很多时候就类似于如此。我还在年轻的时候妄想者如此:两个相爱的人,彼此决定要一起终生,那何必要在意其他人的意见与决定,可无奈何的是我们都是处于社会的人,这里的意思是,我们都是有羁绊与约束的人。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这种遗憾可能在往后我便能体验到了吧。配图来源:@她的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