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过客

人生过客

我曾说,我很佩服一些人。能潇洒的在一段感情中离别。可当自己知道离别这种东西,向来都是有计划的。这种东西谈不及潇洒了。而目前想要做的却很纯粹,好好的爱,全心的爱,结局只有一个,结婚生子过一辈子。 大师兄说,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在我面前。 而我说,会珍惜,会爱,会一辈子。 我做过太多错事。惩罚过自己,宽恕过别人,却突然觉得有一天无法原谅自己,偶尔会觉得可悲。 总是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却怎么没想到那些错过的今天明天便是一次次的重生。…

流水账(伍)

流水账(伍)

入职一周了,其实很开心,没有想象中的那些迷惘。断绝了社交圈子,更专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当然了,也同时因为需要忙很多事情,没有时间能够顾及到这些。 这几天的表现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人事部管理印总很亲切。 昨天同事少轩过生日,印总端着蛋糕进来的时候,是跟我最先眼神接触的,当时我们几个新入职的员工在跟上级领导开会,几个人都懵了,WTF? 当公司所有员工都来唱Happy Birthday to you的时候,大家都很蒙圈的站起来鼓掌唱歌,后来戴帽子的时候才知道,当事人还在懵逼的少轩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大海最近在追吴姑娘,但是我觉得吴姑娘情商有点感人。因为上次我在唱歌的时候,他们在语音通话,她说我唱的难听,影响她心情。我第一反应是:这人谁?我认识你?唱给你听的?让你听的? 好吧,就这样吧。 大海讲过一句话,说他在吴姑娘的心中:只是个普通朋友,还分等级那种。 听起来是真的好伤感。 培训的时候,很脑壳疼,培训老师每次碰到一个新的问题就要我去想办法解决,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喜欢我,还帮我按摩肩膀。 今天学弟来问我医院实习经验,字里行间搞的好像是我求他让他问问题一样。现在的小孩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都是家里捧着长大的,没点意思(大多数,不代表所有,只是说我碰到的) 生活还是很好的,自己也是很幸运的一个人。加油!…

如果大海

如果大海

如果有人凝望我 希望我 嘶吼我 狂风巨浪 我也曾渴望平淡生活 可海底都是桅杆舵轮 当美人鱼哭泣的时候 大海 平静了为了给好兄弟大海撩妹写的一个乱七八糟的东东 over. 意思是希望她是他的美人鱼…

时间的伟力

时间的伟力

听了很多人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其实到后来才想到,原来自己也是砧板上的猪肉,只不过有人是猪头肉,有人是猪腿肉。 说这句话完全是因为今天在翻文章的时候,突然翻到了一张储存到微云上的外链图片,惊讶之余才发现,原来两年过去了,这张图片却比微博图床还坚挺。 那天去南京的时候,我老师说过一句话:一晃而过,其实人生过的很快的。你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等到头来才发现,原来工作结婚生子,再看到你的时候仿佛昨天才在大学里跟那些哥们喝醉聊天。 一晃而过。 附上大学与学长的自拍,正好两年时间,也顺便测试一下微云图床是否能使用。…

流水账(肆)

流水账(肆)

算起来已经有近一个月闲赋在家里了,我陷入了当初朋友们所描述过的那段黑暗时光。一度的怀疑自己真的有没有能力去做这件事情,一度的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一度的否认自己能否真的成功。 也有想过重新回去自己所学习的专业,但是会觉得很遗憾,遗憾往后的时光里,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只能在医院里忙碌到死,忙碌到不能被理解,忙碌到以后连教育孩子的机会都很少,忙碌到不能照顾自己的家庭。 两家医院打电话通知我去面试,但是当我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却通知我面试延后了,经过3次电话询问无故后,还是选择就此作罢。大家只会一拖再拖,却不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我想,这也是自己进去社会的第一步,吃的第一个亏吧。 2019-05-06 收拾行李来到了杭州江干区,这座城市看起来格外的陌生,但是也算是中国比较大的城市之一了,经济的发展或者其他种种,我都无法代入。 有时候也会思考,我这种人,需要归属感吗?…

夕阳下的连拍

夕阳下的连拍

全自动模式下的华为P20与渲染(图片经过压缩)专业模式曝光过度大光圈模式下的夕阳以上全是我瞎鸡儿拍的,开心就好手机华为P20摄,2019年05月02日 地点:宣城市宛陵湖…

镜子

镜子

这是我这么大以来,最特殊最无言的一个习惯,每当茫然失措的时候,我会选择照镜子,大约在一年前,我还清楚的记得自己赤裸的站在镜子面前,慢慢的从头看到脚。 酒店里的全身镜,又恰好在这一刻通过镜面填补了一个少年思考的时刻。 当你盯着这篇文章的某一个字长久的看的时候,你会发现它慢慢的变得陌生,这种现象称为“字形饱和”。 当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慢慢的变得陌生。…

那些用博客记录的人们

那些用博客记录的人们

我怎么去储存那些即将而逝的记忆?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起了当初建立第一个个人网站的初衷,那就是记录。虽然九十九封信已经越来越远离它本来所赋予的意义,但是并不妨碍我将九十九封信作为最后回忆的归宿点。 回首再看这些文字的时候,再看认识的朋友们,都依旧安好。 摄影 那些用博客来记录的人们中,我知道的有喜欢摄影的很多,但是有交际的就只有几个人,那些人中间包括了yir.me 依然, 强制性的被我规划成了基佬。 我跟依然有过几次通话,略带广东腔的普通fa让我却感到亲切。因为我记得我认识陈大哥的时候也是带着浓浓的广东腔,每次通话的时候都让我去纠正他的语调。 在时光匆匆而过的年代,用相机去记录生活不失为最佳的方式。 流水账 九十九封信记录了几个tag是流水账,最开始看到流水账是在1900.live大哥的博客上看到的流水账标题,想了想自己除了写《最近情况》这种low的标题以外,还是1900大哥选择的流水账好的多。博客在转变过程中使用了由大哥移植的一款主题,也是他目前所在用的主题。如果不出意外,大哥应该出售的很少,因为给的理由是:嫌麻烦... 生活 我看到很多文笔独特,脑洞大开的博文,但是却没有看到过除林海大哥Linhai1990.com以外那么有叙述性的文字,我想天赋这种东西真的很重要,当然努力也才是最根本之一。我还在想着,除了记述生活,以后能不能在宣城的弘愿寺跟林海大哥一起游玩。 我描述的东西不多,我记住的东西也不算很多,唯一能够知道并且了解的就是自己所能够承载与记录的东西。那些在岁月里继续沉醉的人们,是否哪一天忘却了自己的故乡。 因为隐私的原因,我所描述的东西并不多,当然了其实想说的还是很多的,但遗憾的是就像我写文一样,所有的东西都不按照既往的规划去进行,脑海里也不想打多余的草稿,不会因为一篇文章继续去修改或者再度添加,所以这里更加显得随意很多。 这里顺带一提的就是隐私的问题,从我创建九十九封信博客起,我就一直保持着真实上网而存在,所以涉及到很多关于个人隐私的问题,也打算在往后的这些日子里尽量的去排除不小心泄露的一些隐私。 我不再觉得互联网大家都可以坦诚相待,至少对于某些人而言,互联网只是喷人或者宣泄的一部分。所谓的网络巨人现实小人,大概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