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而写,为你而行

电话

Din

短暂的收好心情,写下了这篇于凌晨才决定写下的文。

不念家的我今天打了基本能联络的亲人,具体缘故却只能说想他们了,想一想,自己也已经有一年没有回去了,从医院出来,再到杭州就业,再到离职来此地,时间一眨眼就从去年的6月到了今年的12月。

打了电话给爷爷奶奶,问了身体安康。
打了电话给父母,问了家常。
打了电话给姑姑,又是一顿唠叨。
才放下电话不到半小时,接到了我爸爸的回电,原因是他接到了当地派出所的电话,说我在网络上发布了违法信息。

为了不让他们担心,爸爸将我的手机号码给了当地公安部,不到半分钟接到来电。是3年前6月份的一篇文章,内容是如何搭建xxx FQ。 因为涉及到一些敏感信息,这里懂得人自然懂吧。

同样的是今天,互联网工作者罗磊,也是当初我踩坑ghost一个主题作者,也接到了深圳网信办的电话,删除了12年的一篇博文,具体内容还暂不清楚,不过能够知道的是应该形式紧张了起来。

突然又觉得有所后悔,当初自己坦诚的将所有的信息摆在了众人面前,如今想退却也只能叨叨几句,我不愧天地,不昧良心,却被迫当初因为查询国外临床资料学起了Linux。

2019.12.02 下午5.04接到公安部的电话后,我删除了那篇博文,同样的写下的3年的Linux笔记网站也一并关闭了。

也许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在我关站半小时后,Linux交流群禁言20分钟的时候,一个群友加了进来,张口来了一句听说我的网站上分享了一些高级线路,另一个关键词是节点中心。 我拒绝了,拒绝原因是因为我的网站主要是Linux技术交流,并没有这些内容,随后的那段时间里,我准备让他加入没有禁言的Linux群组的时候被屏蔽拉黑了。

2019年快过去了,这个世界会变好吗?突然有点迷惘。人生所追求的东西,不是笼中鸟,不是掌中物。可你在这里,却只能成为这些。

Share twitter/ facebook/ copy link




Please enter at least 3 characters 0 Results for your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