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那些年

朋友圈里刷的,是去年我们发过的相似的内容,实习了。仿佛那一刻解放了一样,但是却不知道往后的吐槽也随着多了起来。实习医院在哪里,还有房间一起合租吗?看看我的实习证。这样一别一年的时间过去后,与那些可爱的人就从此天涯了。

就好像钱钟书在围城的简介中,那句表面意思表面话语。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今天发消息给帝帝,第一句是“你结婚了?”,“还没有” 。 第二句是“什么时候?”,“年底”。
好像才眨眼过了1~2年,可有的人的人生就这么快了。当初帝帝的姘头,也就是张狗子。

好像那年爱的死去活来的人,一下子踏入了另一个世界了,张狗子在与帝帝分手后去相了亲,姑娘很漂亮,也和狗子口味。 帝帝今年结了婚。 而我,也开始了另一个转折点。


生命好像总是在来往于另一个个体中,当初在的人可能有的换了一个身份还陪着,有的,已经老死不相往来。就好像之前大海说过一句伤感的话。

我在ta心里也许只是一个朋友,还是分等级的那种。

时间能带给我们的,除了身体机能的老化,还有无尽的感慨。

Din

About Din

生命里来来往往的人。记住该记住的,遗忘该遗忘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