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而写,为你而行

抢救

Din

说到抢救,在临床上并不少见,可遗憾的是,真的比较少在外科中看到突发呼吸道阻塞的老年人需要抢救。这种小概率的事情不是没有,但是在我们医院应该少的很多,就包括其中值夜班的护士就说,工作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抢救病人。而这种操作与流程,熟悉人肯定知道她经历过几次。

我经历过几次抢救呢? 大概不多,只有十几次。这些场次都是在医院里进行的,然而我的老师却告诉我,如果我没在定科或者没有在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后,在外面碰到意外情况,除非旁边真的只有你一个人了,你再去急救,如果不是你一个人了,就不要轻举妄动。 我很惊讶,我惊讶于为什么我学到的知识不可以用在抢救患者身上,看着我疑惑的眼神,他继续跟我说。

救人是好事,能救起来肯定是好事,但是万一患者没有被急救起来,或者哪怕救起来后,你猜会怎么着。 其实不用我猜会怎么着,之前有个耳鼻喉科的医生在高铁上抢救病人的时候,就被要求全程视频录像以及手写证明自己是某某某医院的某某某科的某某某医生,其原因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带执业医师证(这种证件会不会带呢? 就像你们的学生证一样,出去的时候有多少人会随身带着学生证呢?就像你们的幼师证一样,教师资格证一样,谁会没事带在身上)。我想,哪怕带了也会遭到这样的情况吧。 明明是尽自己的能力去救治人,却因为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人人都想推卸责任。

所以什么最诛心,是人言最诛心,是人心最诛心。这个时代,甚至都已经没有人与人最基础的信任,甚至都没有最基础的恩爱情仇,大家好像都只想着独善其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吃人血馒头的事情,中国人还做的少吗?

他们真的吃人血馒头,他们之中也包括着我们。但是在人数基础众多的中国,明明人数这么多,但是每个人都活得是zhenFu的奴隶。成都7中最后是以什么结尾的呢?是以几个家长故意造假宣告谣言结尾的,在没有找到替死鬼之前,所有的监控都是坏的,在找到替死鬼之后,监控就好了。 那些家长是怎么解决的呢?

那些家长啊,是跪在了”人民ZhenFu”前的。 纵观多少国家新闻,有谁看过公民像振幅跪地请愿的?有那个振幅会发动人员阻止上访的?只有人血馒头国了。

人生的所有想法,突然一点点暗淡下来。

鲁迅先生曾弃医从文,现在一想想,其实我也只是无能为力的一个人,生活的压力迫使每个人在没有空余的时间能够去做那些看起来很厉害的事情。哪怕在某些人的眼里是很愚蠢。

那一刻起才忽然觉得自己也是俗人一个。


网络审查的力度越来越大了,最近阿里云通知我备案信息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后来一想想还是算了吧,随便买一个已经备案的域名吧,自己的域名就不备案了,免得到时又被阿里云以“危害公共安全/违规言论”而停止网站的访问。

Share twitter/ facebook/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