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而写,为你而行

别懂大

Din

还是慢慢的敲下了这段文字,在这渐渐远去的时光里,需要成长太多,也需要明白理解太多,但是相反的,理解亦或者明白的,都大多数是别人或者别的事情,但是却很少有人真正的理解和明白你内心的答案。这个时代的我们,或者说这个年龄段的我们,缺乏的不是一种归属感,而是一种认同感。

别懂大,可能更多的意义上说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不要懂大人,不要懂太多,这样不会想太多,抱着单纯的一些想法也好,至少在碰到别人的时候我可以省下思考的头脑还要问自己这件事需不需要做。 我不是很会处理人际关系,这也是为什么我朋友不多的原因,好像与我同龄的人问起来也是这样回答:我的朋友不多,但是真心的也还有一两个。可我却觉得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不太主动社交,所以大家天各一方的时候还能偶尔在QQ或者微信上聊上一点东西,我在天各一方的时候,只能跟自己聊一些从前,现在,以后。

我有时候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不可思议后又对这些表示理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既然精力有限,大家就不要再在耗费时间的问题上过多的纠结,于是果断的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这种东西哪怕是在社交上也可以如此体现,哪怕是我也是如此而已。我说如此而已,其实我也不过是这样的人,只是还是觉得偶尔遗憾,如此而已。

跟我之前聊天很嗨的W,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没有所谓的聊天过程后,再次联系的时候仿佛变了一个模样,但是这种变化还是我能够理解的情况中,而且讲道理,我也不在乎。 跟我之前聊天很嗨的C,经历过3天时间的没有聊天过程后,再次联系的时候仿佛变了一个模样,但是这种变化却不是我能够理解的情况中。在我看来她应该是一个开朗的人,开朗的沙雕网友,但是仿佛一瞬间的变化让我没有办法从之前的印象中转变回来。在详细问过有没有发生一些什么事情的时候,怎么了的无味话题后,也没有得出答案,只说是:没什么,长大了一岁了。

我突然觉得长大好索然无味,我也突然觉得人真的索然无味,你看啊,我们在这世上,有要喜欢的,有要讨厌的,有要发怒的,有要哀愁的,还有五味陈杂的。大家在某一刻好像对所有所做作为都标立了一个目的性,交朋友是这样,做人情是这样,请客吃饭是这样,讲话是这样。可为什么当初大家玩过家家的时候不是这样,玩秋千的时候不是这样,玩真心话的时候不是这样。

朋友说我想的太多了,其实我也知道只是自己想的太多而已,我自己的思维我自己当然清楚,我能知道一个人在我心中是好是坏,是否要继续的聊天,但是我很虚伪,我虚伪于在我不忙的时候,不会主动的结束这个话题的结束,哪怕其实我也不是很想聊天,突然的某一刻我在想,其实我也是这样。我拿别人来消磨自己这无聊的时光而已。可我其实也不是这样,因为我没有太多无聊的时光可以去消磨。这种思考就像是两个自己在互相撕扯脸皮:你是这样的人。 你不是这样的人。

别懂大。我已经没有了少年时代的欣喜快乐,也没有少年时代那种可以形容出来的痛苦与心痛,没有少年时代那种单纯的心思,这样突然想来,快乐其实离开我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想,那陪伴我青春两年的时间里,其实我也是很快乐过,只是它走的那么仓促,那么猝不及防,让我觉得一下子带走了所有的青春快乐。快乐它是什么东西,甚至有这么一天我都在这么问自己。我觉得快乐的意义不是在于刷到某个好笑的东西而哈哈哈大笑的过程,我觉得也不是看到某个不熟悉的人出糗搞笑的时候憋不住笑的过程。我在脑海里简单的过了一下以前的快乐,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去回忆起丝毫。人的趋利避害这一本能反应,在我的脑海里体现的如此强烈。我忘记了,或者说我没有办法去回忆到以前有多快乐,所以才难过的说:我觉得它走的太仓促了,仿佛带走了我所有的青春快乐。

其实我也能快乐,这是我一直抱有的观点之一,可仿佛我的性格里面就好像带了一点悲情主义的色彩里面,就好像当初年轻的我做作又喜欢的看悲剧结尾的故事,只是喜剧结尾太多没意思而已,现在回想,原来人生如果能以喜剧结尾,是多么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大家的开心好像都藏在了最深处的回忆里,等夜幕降临的时候再拿出来仔细瞧一番,伴着苦涩却又咧开了嘴,嘿嘿嘿的嗤笑着。

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很少有人能够坐着跟你聊出这种看似深邃却体现在你生命的话题。当然,我也不会,我不会的原因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达方式去跟你诉说。 从前的时候我会说,我想成为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王小波有本书《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后来我发现我只是世俗的一份子,庸俗肤浅,甚至很多阴暗面。我当然会觉得性格的阴暗面这种东西是很正常的,只是存在我的脑海里的是两份极端的想法。

2019年02月15日16:18:34  往后更

Share twitter/ facebook/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