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存知己

难存知己

当年满心欢喜会有一个人能秒懂你的神情,知你所有欢乐亦或者痛苦。可再在几年之后,才发现这个人越来越模糊。

我甚至想,那些已经踏入30岁阶梯的中年男性,还会有多少人会有知己,哪怕聊的上很多真心话的人。大家嘴里喊着兄弟,酒桌上再来一杯,卫生间里再来一支烟的感情,会不会太过于廉价。


我已经很少诉衷肠。哪怕是跟自己女朋友,哪怕她见过我很多真实面目,优缺有无。可我还是怀念当初能跟我一个眼神就能交流的女知己。

我开始有点孤独,有点沉默寡言。想发朋友圈却怕是无用的颓丧,还会引起身边人的关心,可我却不希望。

以前不开心的时候可以随时请假背着包,顺着这四通八达的铁轨,哪怕只是在火车上看一下黎明破晓,日落黄昏也觉得很开心。现在请假要掂量着能不能请假,一天扣多少工资,该怎么养活自己。


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看着别人的热闹,赋闲的时光。

有点茫然不知所以。

Din

About Din

这辈子做过的最大错事,是太难忘自己的过往错事,于是将错就错,措手不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