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封:岁月如歌
标签:信箱

我想了很久才敲下这封信

我想我跟Sun已经认识了三年整了,还记得当年的她还是个小女孩子,大冬天的穿着紫色的带缀群袄。我印象中第一次见面的她,就好像停留在高一换位子时第一眼见到的她。大眼睛瞪着我的她。

还记得她对我说,我从来没见过像你鞋子那么脏的男孩子,我想是啊,我当时的鞋子的确脏,而知我现在的鞋子也同样是,永远拖拉着我那双不变的经典款帆布鞋,偶尔替它刷洗下。

于是我们就在瞪眼那间认识,她很善良,她很多愁善感。我还记得第二次换位的时候,她在我的前面,我那学期杂乱的书桌都是她帮我整理的,我那学期脏脏的眼镜都是她帮我擦拭的,我那学期传来传去的纸条都是给她的。

我记得Sun很喜欢哭,我对她的印象很多都有哭,就像某天停电的晚自习她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哭,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反而若无其事甚至带点不屑的继续干我的事。因为那时候的Sun知道,我讨厌女生。

为什么会讨厌,我想大概是因为我父母的离婚让我不相信一切的男女,让我讨厌了异性的接触,但是感谢Sun,她一直没走。

我看到了夜空下的银河,好久都没看到银河,而每次再看到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二中每个停电的夜晚,我会跟她去操场躺着看星星,那时候真的觉得很美,单纯的觉得夜空的星星亮的很美。
我开始陷入回忆,就像我曾经说的,在二中的生活是我最怀念也是我最美好的生活,可当后来在花凉的两年里,我发现其实我所怀念的东西已经慢慢的走远了。

我再也无法跟相离两年的同学们开怀大笑,我再也无法跟相离两年的同学们相拥而泣。虽然我们彼此认识,虽然我们都记得彼此的时光,可那种熟络的感觉我只在Sun的身上感受到了。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情商很低,可也有人说我情商挺高的。我一直没当个回事,因为我当时甚至不知道情商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我知道的,可我无法说。 我和Sun做了永远的好朋友。她是我的红颜,也是唯一的红颜,总有人问我有没有特别好的女性朋友,我就会把她搬出来。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会跟我一样,当有人问她谁是你最好的男性朋友的时候,她会不会说是我,如果在两年前,我甚至会拍胸脯的说一定是我。
可时间已经拉远了我们之前的距离,至少我不知道她这两年做了什么,如她一样她也不知道我这两年经历了什么,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彼此在对方心中都很重要。

Sun在最后找了男朋友,他的男朋友叫SYJ。我帮她记一下,好在以后问她是不是还记得。哈哈哈

我们都在成长,这些成长不仅在我们身上体现,也在我们认识的人中体现。就像我对朱的感觉,已经不再停留在那个高一的害羞的小女孩身上。她已经成熟的令我震惊。可无论哪刻,我也想起高一狂妄的样子。自信到狂妄,狂妄到自信。

那个女孩叫沈晨,那个女孩是Sun,我们曾在彼此的美好岁月相遇。我们依旧相识相熟于现在。即使我们已有很长时间未曾见面。

可女孩,请照顾自己,别害怕,我还在。

Sun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