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封:至少是曾经
标签:信箱

我从来不擅自去评论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在我的身边是待了多长时间,当然除了一个,那就是傻子。
傻到连我都能看出来的人,莫过于此,而董晴你便是那样的人。

只不过你傻的地方暂且不提智商,那么我们就来说下你的感情吧。

我跟很多人聊天谈过一个爱情观,我在朦朦胧胧接触“爱恋”这个词的时候却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很开心的是在我的身边很多人都能清楚也很明白这个词所带来的含义与意义。

你的傻莫过在于太认真,这本来就是个好事,也绝对是件好事,可有时候太认真的时候就让自己无法自拔,这本来也是件好事,可坏的地方就在于你用在了不该用的人身上。

我知道你对待每段感情都很认真,这也是你自己所说过的一句话,因为很认真所以伤的也很深。可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有热情消减的那天,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成长的那刻,可我希望你在成长的时候能保留那些你曾经所拥有的那些青春所保留的热情的“爱恋”

我们曾深夜交谈,你曾说你好想哭。可能我不会安慰人,而从很多事实上也的确证明了我的确不会安慰人,所以我叫你放肆的哭吧。

人生的每次跌宕起伏似乎也具备了它当初应有的意义。所以在每每到选择的时候,我们忘了曾经认为对的理由,却任然能够回忆起当初为何抱有的心态。

很多人在回忆青春的往事时,就譬如回忆你曾经拥有的最真挚的“爱恋”时也有说幼稚的语气。在回望过去的时候,何必为难自己。

人生长路,直歌而行

END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