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而写,为你而行
Featured 旅行

独自旅行

Din

题名取自靳松的歌曲,专辑来自《大冰的小屋》。

离开了昨天的自己 找回真正的我

念叨了半天的苏州,终于有空去游玩一趟,从宣城出发,在大巴的路上一共花费了4个半小时,其中的颠簸自然难以言述。好在这一趟苏州之旅并没有太让人失望。

第一站出发去了苏州博物馆,一个人的旅途中风景是最重要的。

苏州博物馆里的竹子
苏州博物馆里的竹子

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博物馆肯定是我必去的一站,虽然迟到了大概3分钟左右,门口的检察员依旧放行让我游玩了一趟,博物馆普遍的内容都如此,历史文化的传承。大概唯一能够让我觉得惊喜的是苏州博物馆最具园林风格的那一个展区里,从格子窗外能望见正裂开皮肉的石榴。如果不是嘈杂的人群猛然拉回了我,真的有那么一刻刹那间被拉进了想象的漩涡。

平江河
平江河

平江河
平江河

逛完苏州博物馆后便会来到一个三岔路口,右拐便会进入狮子林,前进便会进入拙政园,再往旁边走,就是平江河里摇曳的小舟。

江南水乡在这一叶扁舟上表现的淋漓尽致,这还是现代,如果放在古代呢?

30分钟的摇晃,除了欣赏街边小巷以外,吱呀的摇船声让人昏昏欲睡,匆忙录下一段素材后我便开始沉迷在了小桥流水人家里。

平江河过后,我选择去了拙政园,那些在影视剧里见过的园林人家,如今真真切切的摆在了面前,亭子,流水,竹林,当然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

拙政园里的动物
拙政园里的动物

喊不上名的水禽悠闲的浮游在园林的小池里。

熙攘的人群
熙攘的人群

园林景观的别致,让我这个见惯古镇小桥流水的人也忍不住赞叹。

拙政园里的枫叶
拙政园里的枫叶

小池倒影
小池倒影

亭子
亭子

不得不说,我算一个比较幸运的人,这个天气出来游玩,老天爷给了天气晴朗的日子,无论游玩还是随手拍照都极好。

下一站刚好是在地铁站察院场旁边的北寺塔。

作为南方人,表示这些东西只会一时的冲击我的眼帘,但是却很快的适应下来,旅行的目的只是观光散心,有的时候却并不习惯吵闹的人群。所以关于苏州我并不会太过于去描述,只有寥寥几张照片做一个简单的描述,理由也很简单,一个人的旅行很孤单,而出来游玩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排队等候与吵闹。

有的时候往往我们抱有目的去未知的事,结果可能有时候恰好相反。

于是在苏州待了3晚的我,在熬夜一个通宵后点了一杯咖啡开始了我下一段路的回程。

下一站是南京,南京来来回回可能已经去过不止5趟了,可让我遗憾的是,很多次我都没有好好感受这座城市的美丽。

以下篇幅较多废话。


我用简单的几张图片去描述了我在苏州的游玩,但是我没办法用其他图片去描述我在南京的旅行,首先不是没有拍,而是很多有意义的某一刻,我忘记用相机去记录下来。所以我会在开头放上几张我在南京的游玩顺序,并去继续整理我的琐碎的思绪。

我还记得第一次面基的时候是跟cc姐,她匆忙的赶到南京站接我。而当时的我还并没有去盱眙实习,只是还在学校里茫然无措的即将实习的巨婴,而出来的目的也很简单,跟前女友分手,需要出来散散心。而此时耳机里还应景的想起一首歌。“可是有谁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呢”。

当初与cc姐一起去的夫子庙,其中我们第一次去的重庆小面的餐馆老板换人了,也没有了当初那么多人,而味道也不如从前那么入口了。至于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每次我来南京的时候都会选择去这家重庆小面打卡。


关于南京,有的只有满满回忆,于是我打算尝试一点其他的东西。在最后的一张图是拍摄于南京夫子庙的秦淮河上船点,也就是夜游秦淮河,讲真的,如果你去了苏州平江河的小舟,也是常来关注我博客的人,肯定会对夜游秦淮河不屑一顾,只是商业化的产物而已。

当然了,我也在船上遇到了一位有趣的姑娘,她的化名叫尹梦,取自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伊近似的尹作为姓,取人生如梦的梦为名。那我只能说姑娘,太巧了。

在船上的时候我们聊的并不多,只是你问我答,可不巧的是她的手机没电了,和我一样,她也是一个人出来旅行。于是只好找到旁边的奶茶店里找到了共享充电宝,随后也点了一杯奶茶,话题好像奶茶店的名字一样多了起来。奶茶店的名字叫答案。所以我们彼此互相倾诉了对这世界的疑惑,因为我们彼此都知道,大家只是陌路人一场邂逅便再无交集,乃至于姓名到最后大家只彼此交换了化名与英文名(因为她是英语专业),真实姓名,哪里记那么多。

我们一路闲逛一路交谈,毫无目的地。 突然我们聊到了酒。我不是一个嗜酒的人,我不是一个无酒不欢的人,恰恰相反,我讨厌酒吧动感的节奏和吵闹的人群,而恰到好处的是有个名叫清吧的酒吧避免了这种嘈杂。

她点了一杯让调酒师忍怒想拉黑的酒,至于是什么我不太清楚… 而我只好点了一杯surprise me,理由是我第一次来,我不清楚,口味嘛?略甜一点但不要太甜。


酒过三巡,带着微醺便出了酒吧门口,抬头看的时候又发现对面有卖啤酒的小酒肆,一人一瓶水果味的啤酒再次踏上了南京街头。

期间她聊到了一个让我头皮发麻的话题,虽然我是一个唯物主义,但是仍然被她的叙述抖擞了一地鸡皮疙瘩。她说南京的“灵气”很重。 这里就不再继续叙述下去了,这种非自然的感知能力,常人是无法企及的...

而我将这一切归咎于:还是酒喝少了。

凌晨的南京街头,讲不上很压抑,讲不上很活跃,的确很多街道很适合深夜的恐怖故事。

南京的故事落下,而新的故事刚好露出了苗头。

顺风车故事

我想再次出发前往盱眙。但是跟以前不一样的事是:这次我选择乘顺风车去。 从南京前往盱眙,或者说不管从哪儿前往盱眙,只有大巴这条路可以选择。因为盱眙没有通火车也没通高铁,很多人出远门的时候,更多的是来南京。

顺风车会把大巴车贵上一半的价格,但是有的时候往往你能够查看到车的型号,其次也就知道车的座位数,这样避免了你被大货车顺风,你被大巴车顺风,你被小巴车顺风的概率。简而言之就是人少,座位贴近,能更多的聊天接触,而且我一个大老爷们,不怕被拐。

从南京前往盱眙的时候差不多将近傍晚了,刚上车的时候司机大哥就问了我一句,小伙子,赶时间吗?

想了想,这不是正合我意吗?不过,看了看他7座的座驾,我慌了一下。 说不着急吧,吗的万一他兴奋起来了还要等人一起拖走怎么办,说着急吧,人家又慢悠悠的问了你这么一句。 “还好,按照预约的时间出发就行了。”

所以司机大哥刷了刷接单,发现时间凑不上的时候,也马不停蹄的上了高速,心里的石头落下的同时又不免奇怪,我想接触人群,可我又讨厌接触人群。

简单的寒暄以后,司机的话唠口子好像一下子解封了一样。首先问了我是不是本地人,我说我是回医院看看老师来着。其次他也开口说出了此次前往盱眙的目的,“我是回去跟我老婆离婚的”。

“离婚啊,那你们有孩子吗” “还没有”

“没有孩子那还好啊,那还好一点。” “对啊,但是她这次想要拖死我啊。”

“怎么讲?” “一开始离婚的时候说好10万块,我一口答应了,后来说要20万,我犹豫了下也答应了,现在跟我说要30万,所以我准备去起诉了,但是法院要有一个流程。总还不能说我老婆现在跟我闹离婚3个月了,从我那搬走回娘家,我一次也没有去看过,到时候会被抓把柄之类的。”

哦豁,财产分割问题。 有意思的是这个大哥后来就一直强调自己又多少财产。一分一厘向我这个陌生人慢慢的证明。 银行的基金给我看,银行的短信给我看。 还要来一句,“小伙子,跟你实话实说,我的钱远不止这么多,但是我心疼啊,这些钱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干过来的,结婚10多年,她又没有出什么力,都是我自己一个人靠命干回来的。还有退伍费,当兵16年。现在过来直接就要跟我财产分半,其实我早就已经转移了很多了。”(脑海回忆的只是大概准确内容,具体细节就不怎么详细了。大家当故事看看就行了。)

对啊,结婚10多年没有跟你一起奋斗,天天在家里当个家庭主妇,没有孩子还伺候了你10年,现在跟你要个30万,心疼的要死了,可是关键的问题是。

想到这里,我故意把话题强行扭转到了最重点的地方上,而不是继续听他数他家里还有多少多少财产。“那你跟你老婆是为什么要离婚啊。”

“兄弟,你跟我聊了这么长时间,难道你还不知道为什么会离婚吗?”
“没有孩子。”

是啊,很多时候,很多家庭,其实孩子就是感情基础。以至于到某一刻我才意识到很多年前很多父母经常会说过的一句话,每次吵架不快的时候都会对着孩子说“要不是为了你,我早就离婚了。”

当他数完他的财产,他与老婆为什么要离异的过程的时候,车辆已经徐徐驶入204县道,车子在盱眙底下的乡镇穆店里的一家千里香混沌旁边停了下来,“走,兄弟,我请你吃顿混沌。”

一碗混沌下肚,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也马上就要正式进入盱眙了,而定位点还是人民医院。

“你说,我还要不要复合呢?其实我跟你说心里话,这几个月她走了之后,我的脑海里还是她的音容笑貌,虽然我也拖朋友重新找了。”,“你看那边,马路重新翻修过。十年前啊,我就是在这里拎着包扛着东西,从哈尔滨沿路坐火车大巴来盱眙提亲,那时候我还28岁,当年在哈尔滨当兵的战友给我介绍的她,她当时还在这里站着接我嘞。”

一个人能有多少十年青春

一个人没有很多十年青春,有且只有一个。 当你步入30后,会仓促发觉,光阴如梭。

司机大哥拍了拍方向盘,说了一句:我还是要复合。

“兄弟,你说我现在复合还有机会吗? 我这么说可以吗?‘我要复合,条件你提’”。

听到这么耿直的答案,让我不禁纳尼了一下,转眼想到眼前这个人在兵营里待了16年。“既然离开了,肯定是有什么原因,除了孩子,当然也有争吵,那你知道是谁犯下的错吗?”

双方都有错,可如果真的必须要去辩论一个谁是谁非,不如你男人洒脱一点,去认错。

于是司机大哥认真的像我忏悔一般讲述了这段十年婚姻犯下的错误,我摇了摇头。“大哥,我不是你老婆啊,这些话你可以对我说的出口,我也希望你能对你老婆说的出口啊,就这么说,准没错的。”

“我这么帮你分析一下,你上至家庭无兄妹,自己独生子女一个,下至子嗣还没有,拿那么多钱有用吗?现在40岁的人了,还有多少年可以活,拿着那么多钱攥在手里进黄土吗?”

“好,我复合就转钱给她,给她打个10万,不。 打个20万先。”

“加油,祝你成功。”

我的最后一站到了

Share twitter/ facebook/ copy link




Please enter at least 3 characters 0 Results for your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