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天命
标签:杂言, ICU

7.19的时候的时候,我还在ICU值夜班,本以为来医院实习的第一个大通宵夜班可能会安静无聊的度过,没想到在9点左右的时候来了一个出车祸的病人,而现在7.29的时候在我打算以他为病例写我的第一份大病例。这个想法在他转在ICU科室的第一天,在我全程观察的第一个病人作为我的第一份大病历。

可在昨晚也就是7.24日时候从南京来的一位专家已经宣布这个病人已经脑死亡了...

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病人7.19晚上9点左右来的时候,左瞳孔2.0+ 右瞳孔3.0+ 对光反应迟钝
患者头部枕骨颞骨额骨发生骨折,其他地方轻微擦伤。于7.19号晚10点左右开始进行开颅手术,进行颅内减压。患者于晚9点 BP 180/100 心率 60-70 手术过后瞳孔开始涣散,左右瞳孔5.0-
无对光反射。

从南京赶往我所实习的医院的专家会诊时,就已经说可以判定脑死亡了。因为患者只有头部一处受力受伤。一开始最初的CT片的时候情况还算还好,只显示了颅部骨折,脑部少量出血,后来手术后的CT显示脑干出血了。 至于脑干出血,基本只能依靠奇迹了,更何况他是散射性的出血。

前天的时候他的心率200一直下不下来,BP也差不多在200/120徘徊。还有持续过一段时间,正常情况下,基本上是没有办法救治了。


看到这篇未发布的文章的时候已经8.11号晚上11.30的时候。ICU新来了一位15岁的女孩。名字很好听,可却不知道能不能熬过今晚。瞳孔已经完全散大。下午3点收入ICU。如今却一直没有反应。脉氧66%,血压BP 90/50.


女孩还是走了,愿天堂没有痛苦,愿天堂也能开心。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