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话
标签:如今

今天从8点半开始跟系学生会的主席徐靖学长说了很多,一直聊到10点,也就是现在才回到宿舍,他让我认识了很多,也让我明白了很多,一直以来 我都在已跳脱的性格在学生会中。

就如当年的涵哥对他们所说的,我要给学生会带点改变,改变这种死气沉沉的气氛,但是如今却被徐靖老大所说的有点动摇。

他说,学生会这种组织不需要什么跳脱(大致意思如下)因为学生会是一个组织,而且我们这届是第九届,也就是说学生会这个组织已经存在了9年,它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个既定模式,它需要带给大家的感受是稳重而不是跳脱。

有时候我在想,我来学生会的目的是什么,我从未动摇,那就是我会在学生会中锻炼,而现在我所锻炼的也有了其中的目的,我已经达到了我当初想要锻炼的目标,而以后我还有一个目标。

老大说,你在学生会待着,不需要你的有多大的野心,但是上进心还是要有的,一个人有上进心这很正常,一个人会改变也很正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预想,有自己的期待,有自己的渴望。

老大说皇上一直都是很重视感情,而这一届对我们的模式跟他们完全不一样,我很幸运的在学习部,我也很重视这段感情。
因为感情对我来说就是我在学生会目前所待的唯一。

他还说过,有时候你要有点城府,这个城府的意思并不是指的不好的事,而是你得学会去隐瞒点自己。 我突然回想到很多人说我爸爸跟我的时候,就会说,你跟你爸爸一样,心里没有底子,待人都那样。

一时间有点恍惚,可能听到很多话,但是我不会放在心上。也如他所说,我给大家的感觉就是那种不受约束的人。不受管理的人,我觉得无所谓。
我希望做快乐的自己,如果我甘愿被人约束,那么我也不会在这所学校就学。

人活着,有时候快乐就好。

因为,谈了这么多,我听的很认真的。 也知道等毕业后学生会不会跟我有什么关系,只是有个名头。 我曾在此。

于是,开心就好。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