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你好

很早之前就想好怎么去写2018的开头了,但是踌躇了很久,还是一字一字的删除了。没有别的,因为只是2017的时候想好的开头,我不想用在2018年。

每一次都会想好怎么去写年终总结,这一年过的怎么样,我觉得这一年过的比较恍惚,还有大概就是迷惘吧。我以为过了这个年代的我们,应该不会再体验到这种感觉,但是好像遗憾的是,这种感觉一直都存在。 生命的每次过往与存在都让我们不断去思考,我该怎么做才能算好,我该怎么做才能摆脱。

其实像我这种人啊,总是懒惰到让自己都觉得过分,但是就是不愿意去做,哪怕一点即可。
2017年已经过了,2018我就要奔2了,有很多计划却没有实现。

打算做的 理由
学一门计算机语言 因为喜欢
报考英语4级 因为学习计算机需要
找一份兼职 因为我也快20了不能总靠家里人

2017年已经过了,而去年的任务还有残留。比如云主机商拖欠的3000RMB还有2000RMB未还清。比如云账单还未总结,比如kindle上的几本书还没有看完。还没有完成的事情已经转眼拖到了2018.
我开始怀疑,也许并不是我想做就能做,而是我还是没有那个能力去做这事情。可人总是要改变总是会改变的,我也觉得我没必要这么逼迫自己,可没有逼迫却不行。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话题,就像装满酸锈的瓶子,远远充满酸腐气息,就像现在写的文字一样,没有当初的纯粹与简单,只知道该如何用比喻句,排列句,其他语法来修饰一下,大概都是前篇一律的软文,没有任何营养却又要带着盈利性。

我想2018应该要审视一下自己的2017做的怎么样,做的如何。可我又不想将七七八八零碎的往事又再次提起。
于是2018对我而言又充满了过去的酸腐。 我总是告诉身边的朋友,你有个自己的目标,你可以为之去奋斗,我以前也一直这么做的,但是却失去了动力。我当初为什么失去了动力?

因为我发现这世界上有一个很微妙的东西,很琐碎的东西,很恶心的东西,却在成人世界里很普遍的东西。 大概就是权力特权吧。 从很小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告诉了你我,人生而并不是平等对待的,我承认并且接受的道理就是人本不是绝对平等的。

我能接受的意思在乎于这个词:绝对。 也许是没有你所说的平等,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不平等都是存在的。 所以我在2017年的时候创建了一个BBS论坛,里面没有等级,头衔,熟练度。以及一切包括分级的东西,仅仅有的就是联系方式,头像,个人介绍。

但是它并没有存活太长时间,我不怪它,因为我知道,并不是绝对的平等让它消失了,而仅仅是我没有找到一个大家都认可的话题以及讨论的地区。

2017年,我重新接触了VPN,并且创建了telegram交流群,帮助并接触了一群人,他们年龄分布很广,有13-50多的人,不管男女老少,我觉得唯一的一点就是他们都很有趣,他们都很自由(我想表达的是思想上的自由)至少他们没有被这座无形的网络防火墙所阻挡。

我喜欢接触新鲜事物,可2017年我却没有对新鲜事物提起偌大兴趣,我遵守诺言,可我却因为没有坚持而导致诺言的破碎。

我知晓一切的恶习源头,我知晓一切的恶心源头,却没有动力去改变,我唯一能做到的,甚至连自己都忘了。当我每次这么否定自己的时候,总会有人来拯救我,我就要回头,当我每次都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定的时候,那就没有人会来告诉你,该回头了。

回首2017,所做的全都是令我心烦任性的事情。我接触了这个体制,我被这个体制世界所感染,我接触了这些思想,我被这些思想所感染侵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不再是独立的我。 我独立的个性以及自由,全都被自己的不足所破灭。

而现在我唯一能做到的,大概就是保证一下作为人,作为平凡人,属于自己思考的权力。属于自己发言的权力。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说是因为,很多事情颠覆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我一直以为你翻出了这道防火墙,那你的自由应该是比大部分生活在中国的人是多的。但是却忘了体制的世界能改变一个人对世界的认知以及对以后事物的思考,就相当于说你已经习惯了这一切,再让你去改变能改变的程度却很少了。

生活在中国的人已经习惯了这种体制的熏陶,比如贿赂,比如后门,比如特权。

而我所想要的是平等,自由,民主。

当一个人再谈起民国时代所提倡的东西的时候,当一个人还是回想天安门事件的时候,也许是我太不满足了。我有时也会这么想。

但是当看完V字仇杀队的时候,我想也许并不是我太满足了,而是我还不太强势,而是我还太过软弱,而是我还太过年轻,我年轻的只能看到黑暗,但是看不到黑暗里有些什么触目惊心的情景。

然而,我还是坚信,前方道路未知光明未知黑暗,但是心中向阳,所见必然光明。哪怕片面,哪怕我仅仅只能看到这片面,也稍稍一刻满足。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