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里也有个我自己

我们伤悲,我们流泪,也只能流落到陌生人的嘴。

无意间听到了陈奕迅的《你会不会》想起了北京的杜大哥。最近的推文大概意思是:一个人在家里看前任3,也许不懂的人在评论里回复了一句哪儿来的资源,我回复了一条:当爱已逝,唯我心永恒。

杜大哥失恋了。 这也许是我这一个月中从身边的朋友们唯一了解的事情。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过QQ空间,没有看过微信朋友圈偶尔看看微博动态。

这是最近的生活动态,已经懒惰到快1星期没收拾自己的桌子了,凌乱的自己都哭笑不得。
我想问题应该是到了一个头了,现在的我没必要再期期艾艾的讨论为什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的问题。
因为我发现我还活着,我还在生活的边缘挣扎着。

杨丹今天跟我吐槽了一下流畅,因为不喜欢他的行为,因为觉得他太膨胀太高傲了。我回了她一句:关我鸟事…
我跟流畅已经很久没接触了,才过了一个学期,却宛如好久未见。

讲真,也许是我回答的问题,但是我又不得不承认。关我鸟事是我讨厌的“人” 也许吧,那个性鲜明的我在乱流中磨平了棱角。我也成了那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了。

说点其他事,最近买了一款中长款风衣,太大了。感觉能装下两个自己,却又懒得折腾退货,光来回运费就要50来,还包括所花费的时间,将就着穿着一个冬天,争取下个冬天胖起来的时候再穿。

剃了自己心爱的头发,还打算入春的时候再剃寸板头。

再来一句,今天要期末考了,我估计我要GG了。但祝我好运,一起加油。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

CONTRIBUTORS


  • < 1 min read
  • 等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