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连拍

夕阳下的连拍

全自动模式下的华为P20与渲染(图片经过压缩)专业模式曝光过度大光圈模式下的夕阳以上全是我瞎鸡儿拍的,开心就好手机华为P20摄,2019年05月02日 地点:宣城市宛陵湖…

镜子

镜子

这是我这么大以来,最特殊最无言的一个习惯,每当茫然失措的时候,我会选择照镜子,大约在一年前,我还清楚的记得自己赤裸的站在镜子面前,慢慢的从头看到脚。 酒店里的全身镜,又恰好在这一刻通过镜面填补了一个少年思考的时刻。 当你盯着这篇文章的某一个字长久的看的时候,你会发现它慢慢的变得陌生,这种现象称为“字形饱和”。 当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慢慢的变得陌生。…

流水账(叁)

流水账(叁)

最近压力倍增,毕业论文,医院的笔试,面试。 室友们都找到了工作,不论好坏,但是总是好歹有个出路,像我这样的草根,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来。 总是感叹留下的时间太少了,但是又无法静下心来去仔细考虑往后的发展,当别人确认好自己想要走的路时候,我却发现自己还在踌躇,到底要不要从事医疗,这不是我最喜欢的,但是我再也没有往日的勇气,说从头再来。因为光阴不再。 我已经不再是1开头的少年了,而是2开头的青年,但是往后的日子呢?就是3开头的岁月了。眨眼而过,才返现人生真的很短暂。 我以前会劝导别人,如果不是喜欢的东西,没有兴趣的东西就不要再投入了,趁着自己年轻赶紧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现在才发现原来大家都已经有了家族家人去帮忙规划筹备。而自己除了现在所学的半桶水已无出路。 往后的日子里还有考研,进修,规培。 时间线实在是太漫长了,很害怕自己坚持不下去。 今天给3床病人做血气分析的时候,污染的针头不小心扎到了自己的手,抽了三管血急查生化,但是待在ICU病房里突然让我感到很沉闷,于是在不忙的时候跟副主任医师打了声招呼提前回来了。 打开内科书,看着上面空缺的笔记,看着偶尔有密密麻麻的地方,却不知道该从哪里看,该从哪里入手,还有3天就要笔试了,但是脑子还是跟浆糊一样。 因为帮老师修改博士毕业论文,一直熬夜,身体也出现了问题,脸色蜡黄,作息也紊乱了很多。 微信里的聊天信息实在没有精力去打开,去唠嗑了。只要一遍遍的清空。 时间怎么这么少,可我又不知道从何开始。惆怅。 一根一根的吸烟,一页一页的翻书。 又发生一件事,两年前搭建的笔记网站今天突然发现无法登录后台,Typecho程序,突然一下子就无法登录后台了,没有进行什么太多操作,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也是很满意了,但是还是出现了差错,只好考虑一下更换系统了。 因为要加上SEO,…

那些用博客记录的人们

那些用博客记录的人们

我怎么去储存那些即将而逝的记忆?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起了当初建立第一个个人网站的初衷,那就是记录。虽然九十九封信已经越来越远离它本来所赋予的意义,但是并不妨碍我将九十九封信作为最后回忆的归宿点。 回首再看这些文字的时候,再看认识的朋友们,都依旧安好。 摄影 那些用博客来记录的人们中,我知道的有喜欢摄影的很多,但是有交际的就只有几个人,那些人中间包括了yir.me 依然, 强制性的被我规划成了基佬。 我跟依然有过几次通话,略带广东腔的普通fa让我却感到亲切。因为我记得我认识陈大哥的时候也是带着浓浓的广东腔,每次通话的时候都让我去纠正他的语调。 在时光匆匆而过的年代,用相机去记录生活不失为最佳的方式。 流水账 九十九封信记录了几个tag是流水账,最开始看到流水账是在1900.live大哥的博客上看到的流水账标题,想了想自己除了写《最近情况》这种low的标题以外,还是1900大哥选择的流水账好的多。博客在转变过程中使用了由大哥移植的一款主题,也是他目前所在用的主题。如果不出意外,大哥应该出售的很少,因为给的理由是:嫌麻烦... 生活 我看到很多文笔独特,脑洞大开的博文,但是却没有看到过除林海大哥Linhai1990.com以外那么有叙述性的文字,我想天赋这种东西真的很重要,当然努力也才是最根本之一。我还在想着,除了记述生活,以后能不能在宣城的弘愿寺跟林海大哥一起游玩。 我描述的东西不多,我记住的东西也不算很多,唯一能够知道并且了解的就是自己所能够承载与记录的东西。那些在岁月里继续沉醉的人们,是否哪一天忘却了自己的故乡。 因为隐私的原因,我所描述的东西并不多,当然了其实想说的还是很多的,但遗憾的是就像我写文一样,所有的东西都不按照既往的规划去进行,脑海里也不想打多余的草稿,不会因为一篇文章继续去修改或者再度添加,所以这里更加显得随意很多。 这里顺带一提的就是隐私的问题,从我创建九十九封信博客起,我就一直保持着真实上网而存在,所以涉及到很多关于个人隐私的问题,也打算在往后的这些日子里尽量的去排除不小心泄露的一些隐私。 我不再觉得互联网大家都可以坦诚相待,至少对于某些人而言,互联网只是喷人或者宣泄的一部分。所谓的网络巨人现实小人,大概就是这样。…

车站轶事

车站轶事

"小火鸡,要不要住宿呀" “不了不了,我火车还有30分钟就走了。” 大妈靠近更靠近了我一点,小声说道“要不要找个美女爽一下?” 我横着眉毛仔细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穿着打扮还很年轻,还是在学校的一番打扮,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反射的脸,还很“稚嫩”,带着一丝疑惑问了大妈一声“我看起来很老吗?” 这只是出门的一件事,车站来来往往的人,形色不一,大家有的匆忙有的淡然。可如果说谁最淡然呢,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车站售票处的工作人员,不管后面排了多长的队伍,不管前面的人有多着急,他只是眨巴着他的眼睛,抖着腿,隔着玻璃窗一副“有种你来打我啊”的表情看着这些焦急的人们。 在火车从合肥前往宣城的路上,对面的两个中年妇女是真的很厉害,从早上6点一直到我下车9点多,这三个多小时中,她们的嘴巴根据旁座的大哥说:没有一刻停歇过,哪怕1分钟。 我点头深表赞同,因为她们一直在吃东西或者讲话,一直讲到了我下车。 大家都说人们很冷漠,有时候在车站的时候真的很冷漠,但是这种冷漠真的不是说大家都很想冷漠,而是太多人消费了爱心。 “小伙子,我坐车去上海还差点钱,你能不能转78给我一下?” 我在匆忙赶路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拽住了我,然后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她委屈的眼神一直看着我,嘴里说着真是不好意思,等姐姐明天双倍打给你。 我嘴里说着不用,拿着手机准备加她微信的时候,她却很熟练的打开了图库的收款二维码。在一丝诧异下我还是选择了相信她,可当我转账成功的时候,她却说,“小伙子,姐姐不是要饭的,我说的是178。”我拽着箱子走了,我的耳朵肯定没有聋到没有听清178跟78的差别。 其实当时心里很简单的想着“我不想以后哪天我自己,或者我兄弟,真的手机跟钱包都丢了的情况下,能够有人帮一把。…

《明星助理》欲望与真爱

《明星助理》欲望与真爱

无意间看到的一部电影,92分钟下来,好像才过了半部电影的时间,标签是爱情。 黛莉西亚:比起华丽的公寓和时装秀,你知道我离一无所有是多么近吗?每当我睁开双眼我就会想,只要我走错一步,我就会流落街头,没有衣服,没有食物,没有工作,也没有朋友。又会成为当年那个普通的莎拉·格拉布。你知道那是种什么状态吗?基:是的我知道,至少在那方面我们有共同语言。 基内维尔:别再浪费你的宝贵生命了,听我说,曾经,我也雄心勃勃,我的梦想不像你的那么伟大,简单多了,结婚,生孩子,有自己的家,他死了,在法国的一个泥潭里,他是个可靠的好人,你肯定会觉得他傻,但是他在我面前从来都是微笑的,凭这点,我们就可以生活下去。你心里知道真相,相信它,人生苦短。 在红孔雀俱乐部上的那首《if i didn't care》如此委婉动听。无论是面部表情还是眼神的恍惚变动都如此着迷。…

抢救

抢救

说到抢救,在临床上并不少见,可遗憾的是,真的比较少在外科中看到突发呼吸道阻塞的老年人需要抢救。这种小概率的事情不是没有,但是在我们医院应该少的很多,就包括其中值夜班的护士就说,工作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抢救病人。而这种操作与流程,熟悉人肯定知道她经历过几次。 我经历过几次抢救呢? 大概不多,只有十几次。这些场次都是在医院里进行的,然而我的老师却告诉我,如果我没在定科或者没有在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后,在外面碰到意外情况,除非旁边真的只有你一个人了,你再去急救,如果不是你一个人了,就不要轻举妄动。 我很惊讶,我惊讶于为什么我学到的知识不可以用在抢救患者身上,看着我疑惑的眼神,他继续跟我说。 救人是好事,能救起来肯定是好事,但是万一患者没有被急救起来,或者哪怕救起来后,你猜会怎么着。 其实不用我猜会怎么着,之前有个耳鼻喉科的医生在高铁上抢救病人的时候,就被要求全程视频录像以及手写证明自己是某某某医院的某某某科的某某某医生,其原因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带执业医师证(这种证件会不会带呢? 就像你们的学生证一样,出去的时候有多少人会随身带着学生证呢?就像你们的幼师证一样,教师资格证一样,谁会没事带在身上)。我想,哪怕带了也会遭到这样的情况吧。 明明是尽自己的能力去救治人,却因为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人人都想推卸责任。 所以什么最诛心,是人言最诛心,是人心最诛心。这个时代,甚至都已经没有人与人最基础的信任,甚至都没有最基础的恩爱情仇,大家好像都只想着独善其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吃人血馒头的事情,中国人还做的少吗? 他们真的吃人血馒头,他们之中也包括着我们。但是在人数基础众多的中国,明明人数这么多,但是每个人都活得是zhenFu的奴隶。成都7中最后是以什么结尾的呢?是以几个家长故意造假宣告谣言结尾的,在没有找到替死鬼之前,所有的监控都是坏的,在找到替死鬼之后,监控就好了。 那些家长是怎么解决的呢? 那些家长啊,是跪在了”…

流水账(贰)

流水账(贰)

最近的迷惘,好像与日增多,要担心工作,要担心毕业论文,唯一可以不用操心的便是之前的总是困扰我的感情,朋友还曾问过我,怎么去摆脱对感情的依赖,怎么怎么缺乏安全感。我有点不知所措,第一反应的确是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去说:其实你看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一个人虽然也很孤单,但是这种孤单可以用很多事情去填满。 其实忘记也未尝不可。 戒了一个星期的烟,因为跟ICU老师一起修改论文,熬了几个晚上又重新吸了起来。我想我大概不是戒不掉,好啊吧,我戒不掉。 近期在网络上很少折腾了,没有了当初“只要给我一台电脑,世界都与我无关”的心情跟动力了,为此基佬还嘲笑了我好久。抽烟真的很消耗动力,这当然只是一点。开始有点焦虑,在心理医学科的时候给自己做了几套问卷,提示我有轻度抑郁,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就业压力挺大的,未来的方向还不知道在哪里。 最近睡眠不是很充足,就像之前所说的一样,因为跟ICU老师一起修改他的博士论文,当然了,我最多的作用是做一个陪伴的人,另外也尽快的熟悉这些东西,按照我老师的原话是这么讲“帮我搞定了这个,还愁什么硕士论文”,NMD我都连考不考研还在观望,考研太难了,而且我也不太想从事医疗行业,太不符合我的性格了。 帮助别人的成就感当然有,但是医院这个地方,就不说患者了,哪怕是医生的素质都是千奇百怪,学历高却不代表一个人内心的世界也很干净。 最近好多人也感慨当初往日那个少年模样,引用《夏目友人帐》的一句话。 曾几何时下雪之日 最爱那个温柔的少年。 你的浏览器版本太低,不支持audio标签 最近还发现了一款有趣的typecho主题,真的蛮有趣。名字叫相爱100件事。看了100件事情,很美好,很感动,但是没有人,目前的状态也不适合。 很久没有联系过的朋友最近找我聊了一次天。…